粤剧紫钗记剑合钗圆_紫钗记之剑合钗圆评价_钗怎么读

在《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看到了“金陵十二钗”的判词,这些判词暗示了这十二位女子在《红楼梦》中的命运。如同我们知道的那样,这些女子有的含恨而死,有的远嫁海疆,她们欢欢喜喜的出现,到头来却扑了一场空。

逃不掉的是命运,沉淀下来的是人生。下面,让我们跟随贾宝玉的脚步,进入这场虚幻的梦境,一起细品这些判词中的深意。

薛宝钗林黛玉合判词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宝玉取“正册”翻看,只见头一页上便画着两株枯木(林),木上悬着一围玉带(黛玉);又有一堆雪(薛),雪下一股金簪(宝钗)。再下面便是一首四句五言诗,这是对薛宝钗和林黛玉两人的合判词,暗喻贾宝玉的爱情同这两位女子纠缠在一起。

“停机德”是出自《后汉书》的一个典故,说的是乐羊子之妻劝勉丈夫用心读书求取功名之事,赞美古代女子贤淑之德,以此暗喻薛宝钗。

“玉带林”三字,倒过来读便是林黛玉谐音。“咏絮才”也是一个典故,说的是东晋女诗人谢道韫,她是东晋宰相谢安的侄女。某日,谢安召集子侄们谈诗论文,忽见下雪。谢安问曰:“何所拟也?”谢朗答:“撒盐空中差可拟。”谢道韫答:“未若柳絮因风起。”谢安大为赞赏。后人便把女子诗文之才称作“咏絮之才”,这里暗喻林黛玉有诗文之才。

薛宝钗有“德”,林黛玉有“才”,可是两人命运都不佳,一个“玉带林中挂”,一个“金簪雪里埋”。最后,林黛玉爱情理想破灭,含恨焚稿而死。薛宝钗虽然与贾宝玉成婚梦圆,但宝玉与她成家后却离家出走,遁入空门,宝钗岂不同样是悲剧结局!

贾元春判词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梦归。

宝玉翻看正册下一页,只见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橼,下面题着这首七言绝句,这是元春的判词。画面上“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橼”,是说贾元春的曾祖宁国公、荣国公,为国征战立过大功,同时被朝廷敕封为国公,这便是“弓”的寓意。弓上挂着香橼,暗喻因祖上有战功,元春才有“缘”被选入宫,当了皇妃。

“二十年来辨是非”的意思是,在外人看来,元春进宫做了皇妃,这是一名女子的无上荣光。但宫内是个“不得见人的去处”,元春入宫后过得并不快乐。元春省亲时,曾隔着帘子对父亲贾政哭哭啼啼。元妃经过二十年宫内生活,终于在“无上荣光”与“终无意趣”之间辨明了孰是孰非。

“榴花开处照宫闱”表示石榴花鲜红艳丽,开在初夏,这大概是元春晋封为贵妃的季节,也是她一生中的辉煌时刻。

《辞海》中对“三春”有两种解释:一指农历春季三个月,二指三年。元春判词中的“三春”,应是指元春晋封贵妃后的三年。“初春”指第一年,光景最好。其后宫廷斗争激烈,情况很快起了变化。

“虎兔相逢大梦归”指元春最终死于虎年与兔年相交之际。

贾探春判词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宝玉看到的这幅画面上,有两个人在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状,后面就是这四句诗,这是探春的判词。她远嫁海疆,从此便如断了线的风筝,再难与家人见面。

元、迎、探、惜,这四姊妹并非同一父母所生。元春是贾政和王夫人所生,根正人贵;迎春是贾政之兄贾赦与姨娘所生,是元春堂房庶出妹妹;探春是贾政与妾赵姨娘所生,是元春同父异母庶出妹妹;惜春是宁国府贾珍同胞妹妹,元春的隔房妹妹,生母不详(嫡出或庶出亦不详)。因贾母喜欢这群同辈孙女,将她们拢在一处教养。表面看上去一团和气,亲亲热热,其实人情冷暖,各人心知肚明。

探春长得很漂亮,又聪明要强,“才自精明志自高”。探春一心想摆脱低人一等的心理负担,竟不认自己的亲生母亲赵姨娘,只认贾政和王夫人是她父母。

贾政出任江西粮道时,镇守海门总制周琼致书贾政为他儿子提亲,说是他儿子看上了探春姑娘。最终,由贾政和王夫人做主,同意这门亲事,将探春远嫁海疆。

史湘云判词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

史湘云是金陵四大家族之一史家的后代,是贾母的娘家人(贾母本姓史)。湘云虽然生在富贵人家,可是她在襁褓中父母双亡,从小没有得到过父母骨肉亲情之爱,怎不感叹“富贵又何为”?“展眼吊斜晖”,说的是史家早已衰败。“湘江水逝楚云飞”这句诗中蕴含着湘云的名字,但结局却是“水逝云飞”,暗示湘云婚后的日子十分不幸。

第一一八回中王夫人对宝玉说:“史姑娘(出嫁)是她叔叔的主意,头里原好,如今姑爷痨病死了,你史妹妹立志守寡,也就苦了。”对湘云的遭遇,宝玉感到万分痛苦,这是后话。

妙玉判词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

这一篇是妙玉的判词,画面上是一块美玉,落在泥垢之中,下面就是这首五言绝句。妙玉出身苏州“读书仕宦之家”,因从小多病,被送进庙中带发修行。这表明,她的父母是为她留有还俗后路的。但很不幸,她出家后父母双亡,使她“断了归路”,当了尼姑。

在《红楼梦》中,妙玉是唯一与四大家族没有沾亲带故的女子。妙玉有洁癖。刘姥姥第二次进大观园,跟着贾母到栊翠庵去喝茶。贾母和刘姥姥走后,妙玉坚持要把刘姥姥用过的那只成窑五彩小盖盅扔掉。

妙玉视宝玉为“异性知己”。说到宝玉,她会脸红,或低头不语。她与黛玉最投缘。她还教邢岫烟认字,与惜春谈经论佛,关系也好。除了以上四人,她同其他人不多来往。

妙玉一心要保持自己身心高洁,到头来,却被强盗在夜里烧了闷香将她晕倒,抱起她爬软梯翻墙劫走,竟被强暴了。高鹗续的后四十回中,说妙玉是在梦中被强盗劫走。总之,妙玉是“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她的梦想全部毁灭了。

贾迎春判词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宝玉看到画面上画着一只恶狼,追扑美女,欲啖之意。迎春是贾赦与前妻所生(一说与小妾所生),一岁时生母就死了。虽说老祖宗贾母对元、迎、探、惜四个孙女一视同仁,都很喜欢。但下面多数人都是低看迎春的,只有迎春的奶娘对她好一点。迎春由于从小没有亲生母亲的母爱呵护,生父贾赦对她也毫不关心,邢夫人又不是亲娘,哥嫂贾琏和王熙凤夫妇对她也不管不问,因而迎春十分懦弱。迎春最后的悲惨命运,同她成长过程中的亲情荒芜、关怀缺失,都有关系。

判词中的“子系”二字,合起来便是繁体字“孙”,指迎春的丈夫孙绍祖。婚后,孙绍祖对迎春百般虐待、践踏,据他说是贾赦用了他五千银子,还不出,拿迎春来抵账的。他随时可以“休”了迎春,要打要骂更不在话下。迎春婚前预感到这次出嫁的险恶,她在贾府没有知心人,只有宝玉同情她,临出门前央求宝玉道:“千万记着提醒老祖宗派人接我回来。”后来宝玉知道迎春嫁过去受尽折磨,哭哭啼啼好几回,痴呆呆说着要去禀报老太太把二姐姐“接回来”。

贾惜春判词勘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装。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画面上画着一所古庙,里面有一美人看经独坐。惜春因自幼丧母钗怎么读,奉贾母之命,由王夫人抱过来养大。但王夫人似乎从来没有表现出一丝对惜春的“养育之情”。“勘破三春景不长”,这里的“勘破”可当“看破”来读。“三春景不长”,这里的“三春”同样是指元春晋封为贵妃后的三年,好景不长。“三春去尽”,贾府迅速走向衰败,才使惜春“看破红尘”,决心出家为尼。

惜春出家为尼,令许多人始料不及,错愕莫名。有的红学文章认为这是一种“逃避”,有的认为这是一种“解脱”。惜春出家为尼钗怎么读,这是《红楼梦》中青年找不到人生方向、找不到人生出路、看不到人生希望的典型形象,很凄楚,很深刻。

王熙凤判词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

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宝玉看到的王熙凤判词,画面是一片冰山,上面有一只雌凤。王熙凤是《红楼梦》里写得最好的人物之一。

画面中的冰山象征贾府,贾府的衰落就像冰山融化,使“雌凤”渐渐没了立足之地。王熙凤娘家也败落了。王熙凤娘家也是王夫人和薛姨妈娘家(薛姨妈和王夫人是亲姐妹,本姓王,薛姓是她夫家)。王熙凤自从经历了锦衣军前来抄家的大惊吓,后来又得了病,使她的境况越来越差,最终一病不起。

“凡鸟偏从末世来”一句感叹王熙凤“生不逢时”,她展现非凡才干之时,贾府已过了鼎盛时期,她的才干已无法挽回贾府日益衰败的命运。

“都知爱慕此生才”说明谁都承认王熙凤才干出众,旁人如此,王熙凤自己亦然。“爱慕此生才”是第一人称说法,这是王熙凤的自恋心结。

“一从二令三人木”,多数研究文章将这一句解读为贾琏对王熙凤态度变化的三步:第一步对她百依百顺,第二步对她发号施令,第三步欲将她“休”了。“人木”二字合起来就是“休”字。其实,在通行本中并没有贾琏“休妻”的情节。

“哭向金陵事更哀”一句指王熙凤死时贾府已经败落了,贾琏“手足无措,叫人传了赖大来,叫他办丧事”,要把王熙凤的棺椁送回金陵安葬,“但是手头不济,诸事拮据,又想起凤姐素日的好处来,更加悲哭不已,又见巧姐哭的死去活来,越发伤心。”

王熙凤一向逞强,最后却死得十分凄凉。

巧姐判词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

宝玉看到的巧姐判词画面,是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势败”在这里是一个凄凉的字眼,贾府整个儿“势败”了,巧姐母亲王熙凤也已凄凉地离开了人世。“家亡莫论亲”,凤姐的独生女儿巧姐,竟被舅舅王仁串通贾芸等一干本族“兄长”们拐卖,还有什么“亲情”可言!亏得刘姥姥不忘当年凤姐接济之恩,危急关头把巧姐和平儿接去乡下,逃过了一劫。

李纨判词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

宝玉看到了一幅画面,是一盆盛开的兰花,旁边有一位凤冠霞帔的美人,以及上面这四句诗。

“桃李春风结子完”这句话语带双关。植物的桃与李,结子后花也谢了,美好时光已经完结。“李”“完”二字是李纨的谐音。

“到头谁似一盆兰”,兰即贾兰,贾府子孙中其他人都走上了穷途末路,贾兰是仅存的“硕果”,考取了功名,“爵禄高登”。

“如冰水好空相妒”,李纨守着儿子坚守贞操,内心平静如水,从来没有传出过任何与她有关的“绯闻”。贾母曾对李纨这位孙媳有过这样一段评价:“倒是珠儿媳妇还好,她有的时候是这么着,没的时候她也是这么着,带着兰儿静静儿的过日子,倒难为她。”李纨孤儿寡母,保持了洁净人生,旁人却难知其冰冷日子的苦味。贾兰没有辜负母亲的苦心栽培,苦读中举,却又引来一些人嫉妒。

“枉与他人作笑谈”指李纨“子贵母荣,凤冠霞帔”的荣耀成为某些人的笑谈资料。曹雪芹在王熙凤的判词中首次提出了“末世”这一概念,这是他对《红楼梦》所描绘的整个封建制度的总体结论。贾府败落了,封建朝廷也在败落中,连王熙凤这样泼辣能干的人也凄凉地败下阵来了。而像李纨这样循规蹈矩的人,却仍在为封建道德伦理殉道,她真的能成功吗?成功以后对荣国府真的会有所补救吗?这是曹雪芹留给《红楼梦》读者的问号。

秦可卿判词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宝玉看到的这幅画面上,画着一座高楼大厦,有一个美人悬梁自缢——秦可卿最后是在宁国府天香楼上吊死的。

“情天情海幻情身”,指秦可卿身上除了“美丽灵巧,善解人意”的一面,还有太过“多情”的一面。

“情既相逢必主淫”,秦可卿过于“多情”,宝玉也是“情种”。两人相遇,必生爱慕之情。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贾珍是宁国府第三代,贾宝玉是荣国府第三代, “不肖”是骂宝玉,“开端”是骂贾珍,指宁、荣两府正在一起走向衰落。

注:《金陵十二钗判词》,载入正册的是十二人,因第一篇是薛宝钗和林黛玉两人的合判词,故正册判词是十一篇,一共涉及十二人。

(以上内容摘编自《红楼梦诗词全钞》)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