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错别字,每个人的在意程度不一样,对于我而言,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讲,却认为是“上纲上线”“没事找事”。

起因是我听到一首著名作家新晋导演韩寒为他的新电影创作的主题歌《乘风破浪歌》,里面有一句是:“而我不沾花惹草”。我就想,这么著名的大作家,为什么会不知道这个词应该是“拈花惹草”呢?要知道这两个字的读音完全不同,一个是zhān,一个是niān啊。于是我发了一条微博,于是惹来不少指责,大多数人会认为“这两个词都可以”,“都正确”,也有不少人认为我“上纲上线”“没事找事”,甚至有师范学院毕业的老师认为我“太咬文嚼字了”,这简直太他妈呜呼哀哉了!

当然也有人对我提出的问题表示了支持: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约定俗成”?通常“约定俗成”者还觉得是别人太较真,丝毫不认为是自己无知浅薄……;正确使用成语和标点符号的能力本该是完整交流基础;以前做编辑,感觉被人写错最多的词是“拈花惹草”和“戛然而止”;更可怕的是,广大群众甚至于写作群体,已将「百度」视为「词典」。

沾的拼音_大沾河沾北林场_猿鸣三声泪沾长还是泪沾裳

既然提到了百度,那我们就百度一下吧。

在关于“沾花惹草”的“百度百科”里面,提到这个词的出处:《花城》1981年第5期:“对了,说她是那种逗引男人去沾花惹草的妖冶,肯定百分之百的正确!”

猿鸣三声泪沾长还是泪沾裳_沾的拼音_大沾河沾北林场

我没去考证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谁,但是既然是出处沾的拼音,大约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开始流行起来的吧,而80年代初的一些作家,却大多是因为文革等运动没赶上上学的好时候,又有上进的心,于是自学成才,成为了作家,但毕竟中国传统文化在那之前遭受了不小的破坏,以致于传统文化的支离破碎,很多文化甚至基本文化常识已被整个社会肢解,那时候的笑话中有不少关于基层领导念白字的笑话,其实并不可笑,因为整个社会的现状已经是那个样子了,“念字念半边”的情况时有发生,把“拈”读成“沾”,于是以讹传讹,作家先生于是把“沾花惹草”当成了正确读音和写法,写进了小说,发表在80年代初的《花城》这样的一本创办于1979年4月的大型纯文学期刊,继而影响后世。包括影响到了大作家韩寒。

百度百科中甚至提到“沾花惹草”的另一个出处为《红楼梦》第二一回,于是我查了一下:“他生性轻浮,最喜拈花惹草,多浑虫又不理论,只是有酒有肉有钱,便诸事不管了。“讲的是贾琏,可是分明是“拈花惹草”啊,niān!

沾的拼音_大沾河沾北林场_猿鸣三声泪沾长还是泪沾裳

百度百科有多垃圾就不用我多复述了,就连在沾花惹草[zhān huā rě cǎo] 这个词条下面还是照抄的[niān huā rě cǎo]拈花惹草:拈花惹草[1],汉语成语,拼音zhān huā rě cǎo,比喻到处留情,多指男女间的挑逗引诱。

也许有人会说:既然百度上有,或者老百姓都这么说,为什么不可以用?我想说的是:既然有正确的,为什么非要用那个错误的或者说不那么正确的?

我承认语言和文字都是发展的,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引用一段话,引自我微博下面一位网友的留言:

想对评论说“文字是随时代进步的,不是一成不变的”那位说:您说的这个情况一点不假,但以下三者之间,是有变化和差异的。语言的确有不断简化的趋势,但一定是形成共识以后的结果;个人并不能因为语言这种简化趋势,就无下限错用、乱用,或者以这种趋势为由,为错用、乱用找借口。三种情况分别是:(1)文字或语言已经成为绝大多数人普遍接受并已经成为事实的情况下,个体尊重这种变化,(2)事实在起变化,但并未形成共识,个体注意到这种变化,(3)有一定比例的错用,但尚未形成共识,个体助推这种变化。

沾的拼音_大沾河沾北林场_猿鸣三声泪沾长还是泪沾裳

以前遇到白字先生人们大多还会调笑一下,为什么?因为在人们心目中“识字”是一种有尊严的事,文字还是值得敬畏的,但现在人们对于错别字这种事已经熟视无睹了,很难讲这是社会越来越宽容,还是越来越堕落的体现。

确实生活中现在有太多字被用错,甚至读错音,比如“偌大”ruoda被读成“诺大”nuoda,“剽悍”piaohan被读成“彪悍”biaohan(罗永浩功不可没),“妩媚”wumei读成fumei,“哺育”buyu被读成puyu,“叱咤”chizha被读成chicha,“戛然而止”jiaranerzhi被读成“嘎然而止”garanerzhi,“自怨自艾”ziyuanziyi读成ziyuanziai,可悲的是“呆板”aiban,生生被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根据老百姓的读音改成了daiban,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吧。

我依然是那个观点,既然有正确的,为什么要按照错误的来?文字还是值得尊重的吧,毕竟这是一个国家文化的传承工具。

确实我们活在一个不那么讲究的时代,文字、文化都成为了小事一桩,成功才至上嘛。我不是文字工作者,好在我还算热爱文字,偶尔也靠写字吃饭沾的拼音,对于我文字就是重要的,在我的微博,我仍然愿意说说这件事,虽然在不少人看来依然是“上纲上线”“没事找事”的,但我愿意对我自己上这个纲上这个线,没事找这个事。而且,我现在已经是一位父亲,我希望我的小孩儿长大之后也能尊重文字,能写一手漂亮的字,能写一手漂亮的文章,至少是对自己的尊重。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