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歌子

唐 张志和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桃花流水鳜鱼肥拼音,斜风细雨不须归。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说:“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这首小词是境界营造的典范。

如今的垂钓是全民的休闲,而古诗文里的垂钓却是高雅而有深意寄托。柳宗元“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渔翁夜傍西岩宿”司空曙“钓罢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都是此中的代表。他们诗里的渔人绝都不是为鱼而渔,孤独的身影正是作者的寄托。唐人张志和的《渔歌子》则是以垂钓为题材最著名词作之一。

“西塞山前白鹭飞”点明了垂钓地点是西塞山,此地在古诗文里出现的频率不低。白鹭常常出现在水滨,又常常被喻为高士悠闲自由的形象。因此词以白鹭开篇,就奠定了整体的基调。当然也会让人想起“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的情境来。

“桃花流水鳜鱼肥”点明了时间,桃花盛开的季节,春水欢涨桃花流水鳜鱼肥拼音,正是鳜鱼最肥美的时节。“桃花”常与“流水”相伴,“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既是时间的点醒,又是对上句环境的进一步渲染。

就在这美好恬淡的的环境里,渔人出现了,“青箬笠,绿蓑衣”,这身行头是渔人的标准打扮,又是文人最喜欢描写的样子,无论钓风、钓雨、钓雪都有斗笠蓑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在这样的环境里垂钓,你愿意回去吗?反正我不愿意!

此地的风雨,温柔而多情。

高处的风雨,迅疾而残酷!

归去来兮!

往期回顾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